蒙古可汗拔都征服基辅罗斯让国王向灌木叩头喝马奶酒表示顺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mzicong.com/,贝内文托

基辅被蒙古人攻陷时,已不再是高居他人之上的统治者,而且自身也已落入外来者之手。负责基辅城防的指挥官名叫德米特罗(Dmytro),听命于位于今乌克兰西部的加利西亚-沃里尼亚公国君主丹尼洛(丹尼尔)。丹尼洛王公在此前一年通过与基辅大公米哈伊洛[10]的协商,将基辅这座罗斯都城纳入他的保护之下。米哈伊洛一开始曾经尝试抵抗蒙古人,却丢掉了自己的主要据点切尔尼戈夫城,之后就失去了抵抗的勇气。哈利奇的丹尼洛是罗斯政治世界中的一颗新星。

与成吉思汗一样,他在幼年失怙。1205年他4岁时,他父亲,即被编年史作者称为“罗斯君王”的罗曼,在与波兰人的战斗中身亡。此前数年,继承了沃里尼亚公国的罗曼取得了邻国加利西亚的权力,成为基辅以西全部罗斯国土的统治者。丹尼洛和他的弟弟瓦西里科]继承了父亲的头衔,却没能得到他的遗产。这些土地成了敌对的罗斯王公、加利西亚的波雅尔们,还有波兰人和匈牙利人争夺的对象。直到1238年,也就是蒙古人开始进攻东北罗斯那一年,丹尼洛才重建了他对沃里尼亚和加利西亚的控制,并将他的沃伊沃达,即军事指挥官,派往基辅履职。丹尼洛作为君主和将领的能力在蒙古人的入侵中经受住了考验。

更重要的是,这次入侵还展示了他作为外交家的能力。当蒙古将军要求丹尼洛交出他的都城哈利奇时,他前往拔都可汗在伏尔加河上的都城萨莱。其他罗斯王公此前也这样觐见可汗,目的在于向蒙古宣布效忠并接受可汗的“雅尔力克”,即对他们自己公国的有条件的统治权。根据罗斯编年史作者的记载,可汗曾问丹尼洛:“你是否愿饮黑奶?这是我们的酒,母马的库米思。”“我从未饮过此酒,但若得可汗您的旨意,我便当饮之。”丹尼洛如此回答,向可汗展示了他的尊重和顺从。编年史作者以这种隐喻的方式描述了丹尼洛的输诚和他被蒙古精英群体接纳的过程。编年史作者对信奉基督教的罗斯王公向异教的蒙古可汗效忠的做法不以为然,并记载了这些王公在面对蒙古人时的三种行为模式。

切尔尼戈夫王公米哈伊洛首先垂范,他的做法也最受编年史作者称道。据记载,拔都要求他在一丛灌木前叩头并放弃基督教信仰,而他拒绝了,并被可汗下令杀害。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尔王公雅罗斯拉夫代表了第二种模式——叛教者。据称他同意向灌木叩头,因此受到编年史作者的谴责。丹尼洛采取了第三种方式,对蒙古的统治既非完全拒绝,也不是完全服从。根据那位对丹尼洛怀有同情心的编年史作者的看法,丹尼洛没有向灌木下跪以玷污自己的基督教信仰,但他选择饮下马奶酒,表示他愿意承认可汗在俗世的权威。

真实的情况是,蒙古人从未要求罗斯王公们放弃他们的信仰,并且整体而言对东正教表现出了最大的宽容。然而编年史作者对这三种行为模式的区分的确能反映罗斯王公之间在选择抵抗或与蒙古人合作时的真实差异。米哈伊洛王公的确被拔都下令杀害,因为他在1239年曾拒绝向蒙古人投降,贝内文托甚至处死了可汗派去受降的使者。弗拉基米尔大公雅罗斯拉夫二世恰恰相反,是第一个向蒙古人宣布效忠的罗斯王公,这令他取得了罗斯大公的头衔,以及在基辅派驻军事长官的权力。

直到1246年死去之前,雅罗斯拉夫二世对蒙古人保持着忠诚,他的儿子和继承人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同样如此。涅夫斯基因抵抗西方入侵者瑞典人和条顿骑士团,保卫了罗斯国土,在后来被俄罗斯东正教会封为圣人。丹尼洛则选择了一条不同的道路:尽管他向拔都可汗效忠,却并未长期信守他的誓言。丹尼洛承诺向蒙古人纳贡,并参与蒙古人在本地区的军事行动,因此从拔都手里获得了统治加利西亚和沃里尼亚的“雅尔力克”。

尊蒙古为宗主国不仅使与之敌对的罗斯王公们不能对他的领土提出要求,也使他免遭来自西方和北方邻居的侵略。丹尼洛利用这种新政治环境的稳定,开始复兴他国土上的经济。蒙古人在邻近草原地区建起了前哨,实施直接统治,而加利西亚和沃里尼亚被破坏的程度小于乌克兰其他地方,成为邻近草原地区居民的避难目的地。如果罗斯的编年史作者们的记载可信的话,丹尼洛王公保护下的沃里尼亚和加利西亚城镇的经济发展的机会吸引了大量来自基辅一带的难民。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